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3 Reads)
時光流逝,歲月如梭。時間的潮水在一遍遍沖刷我記憶的海岸,將那些歡樂抑或悲傷的記憶捲起,捲入記憶海洋的深處。我開始回憶,腦海像一台不倦的放映器,在回放著過去的點點滴滴…… 總說昨日不可重現,其實不然。昨日那一幕幕或喜或悲的場面是不能重現,但昨日的記憶卻能重現。我所寫的便不是故事,而是一些記憶的碎片,用心靈記錄下來的碎片。 北方的冬天不像萌芽的早春那樣充滿生機,也不像百花爭艷的盛夏那樣嬌艷,更不像深秋楓葉那樣熱情,她有的是飄雪一樣的溫馨。我喜歡冬天,我更喜歡冬天的雪。所以,每當在下雪之餘,我常常一人在血中徘徊,去體味飄雪的風情,去尋找另一個自我。 那是一個下雪的日子,我仍舊一人在欣賞著這天賜的勝景,看天空中的飄雪是那麼純潔,那麼柔情。臘月的雪花,像一位溫柔的母親,在不斷安撫你那受傷的心靈,又像一位聖潔的天使,在不斷和你進行心靈間的交流。我獨自一人走在雪花中,看飄雪時而隨風勁舞,時而靜默下落。漸漸地,忘記了流年,忘記了世俗,也忘記了現實生活中的那個我。在這勝景中沒有喧囂,沒有憂愁,有的只是心靈的傾訴,自由的解脫。這不失為一種人生享受,精神慰藉。我自歎:花樣年華正當前,是非成敗過雲煙。人生在世幾何哉?何不瀟灑度流年! 這是一份心靈的記憶,任時光流逝,都不曾被遺忘,一次心靈的旅行,一份難忘的閱歷,一份永恆的記憶…… 又是一個下雪的日子,不過初春的雪就不如臘月的雪花那樣柔情、聖潔、溫馨。初春的往往夾雜著小雨,絲雪非雪,似雨非雨,跟人一種凌亂的感覺。此時,我才深深的體會到“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的哀愁。沉浸在此景中,我便寫了一首詩: 雪,是陌生雪 雪,隨如期而至,卻已不再熟識,多了幾分隔閡,陌生了許多 紛飛的雪花擾亂了我的思緒。一場雪怎能擦盡內心的記憶? 一場雪又怎能安撫那顆不安的心? 最終,她還是在我的手中逝去…… 那一刻,一切已變的靜默,一切都變得冷淡。 沒有了往昔的愉悅,展現的只是回憶的記憶 漸漸地,忘記了流年,惜別了飛雪, 與解脫在雪花中交織 不知雪是否還能記住我,就像記住一片逝去的雪花, 但我所記得的卻絕不僅僅是一場雪…… 靜靜的一個人站在這飛舞的雪花中,凝視著這熟悉而又陌生的景色,心裡久久不能平靜。在這飄雪中,我看到世事變幻人間滄桑,學會了貫看秋風的豁達,明白了,失去的就讓他失去,不要再憂慮,憂慮並不能使你失而復得,相反,它只會讓你失去的更多。畢竟,人不能一味的沉浸在過去,人要學會面對現實,要勇於憧憬未來,並為之努力、拚搏。這才是人生的真諦! 數年後,或許不曾有人記得一位花季少年曾在飄雪中愉悅,又曾在飄雪中沉思。但這份記憶卻將成為永恆。雖然,時間是不停往前走的,但背負記憶的我卻不會離開這片記憶之海,不會走出記憶深處的那道輪迴! 雪飄梅舞寒風凜,猿啼雀鳴悚人心。傲世獨行滿顏淚,無奈笑看對當今。花樣樣年華正當前,是非成敗過雲煙。人生在世幾何哉?何不瀟灑度流年! 這是一份心靈的記憶,任時光流逝,都不曾被遺忘,一次心靈的旅行,一份難忘的閱歷,一份永恆的記憶…… 

| 3rd Apr 2013 | 一般 | (3 Reads)
父母出工去了,姐姐讀書去了,整個屋子裡就只有我一個人,我不能亂跑。 玩些什麼呢?屋子裡空空如也,沒有一件東西可玩的,我拿了姐姐的一面圓鏡,對著大門外移動。我盯著鏡子,桃樹、梧桐、楓樹都靜靜地排著,那一簇簇的樟樹枝葉濃綠如墨,枝梢處吐著一小簇新葉,細嫩翠綠,小鳥兒一跳一跳,飛上飛下,在樹上覓著什麼,樹枝兒也跟著晃動。鄰家的屋宇映在鏡子裡,沒有炊煙飄動,沒有歌聲溢出,只有樹下或欄裡的牛發出的哞哞叫聲,沒有一個人影兒,鏡子底下螞蟻在無聲無息地爬動,一切恍如夢境,隔著一寸霧嵐似的。我晃動著鏡子,景物也跟著一晃一晃的,煞是好看。放了鏡子,再看四周,景色也變真實了,也是寂得可怕,《狼來了的故事》便闖了進來,真怕這時有一隻狼來,狼來了一定把我吃掉,我無端地恐懼起來。 狼沒有來,卻來了一個啞巴瘋子,聽說他連松毛蟲都能吃,還動不動就打人。這當兒,我就飛快地把門關上了,上好栓,跑到床上蒙頭睡,心臟跳得很厲害,千祈求萬祈求,啞巴別打門,木栓經不住打。祈求著祈求著,我就睡著了。 門上無鎖,我必須獨守著這棟房子。 母親的洗衣水沒顧得上潑到外面就出門了,我靜坐好久實在無聊,便把注意力集中在洗衣盆裡,小手在水裡來回地划動,便起了許多水泡。這些水泡就使我想起了當時婦女結紮用的橡皮膜,那橡皮膜碎片只要用嘴一吸,就吸出一個泡泡來,這泡泡就足夠我玩上一整天。可惜好景不長,吸多了次數,碎片兒就破了些口,就無法玩了,最後便丟棄得沒蹤影兒了,是否可以自制呢?我看中了門角邊那片不算大的薄膜,我先把薄膜拉扯得極薄,用嘴一吸,不成,根本不管用。我望著盆裡起泡的水,有了,把薄膜浸在水裡,“一、二、三、四……”我閉著眼睛數著數,耐心等待著,想像著。盆裡的薄膜浸得軟軟了,浸得有彈性了,我迫不及待丟干水,便拚命吸,還是吸不上泡,便又放在水裡,心想可能是時間太短了,薄膜還來不及變好呢。等啊,試啊,薄膜始終未變成橡皮…… 靜坐面壁,是別一種滋味。 坐在木椅上,面對的是佈滿灰塵的土牆磚,放眼看磚,一排排的磚,越看越像人,我想像這些不同表情的人兒,一如我手下的千軍萬馬,聽我指揮、演講。我又假定這個人是個美人,又假定那個人是個醜鬼,這個人是誰誰的爸爸,那個人是誰誰的媽媽,我表揚他們,我批評他們,我解決他們之間的糾葛,我佈置他們之間的恩怨,此時的我是一個出色的導演。閉上眼睛,滿牆的影兒無蹤,滿腦子漂浮的是母親的形象,我懷想著母親已經收工,在路上走,走到哪裡了,走著走著就到了家,睜開眼,看到的仍是牆壁上的一排排人兒。 “姆媽,你什麼時候回家?” 我一遍又一遍地問。 門外只有斜陽蕭蕭地移動。 鄰居女孩兒蘭放學回家了,她一到我家我就纏著她給我講故事。蘭自個兒搬把木椅靠著我坐好,咳了一聲,又咳了一聲,故事便從她那嫩紅的唇間飄出來: 有一個老人擅長講故事,方圓幾十里出了名,一天,一個很有錢的人特意請他講故事,並為他設了一頓豐盛的宴席,他吃得有了幾分醉意便開始講敘:“倉裡有隻老鼠在吃谷,吃了一粒又一粒,倉裡有隻老鼠在吃谷,吃了一粒又一粒,倉裡有隻老鼠在吃谷,吃了一粒又一粒……” 我等著故事的發展,聽蘭這麼反覆講著,便沉不住氣了,打斷她的話:“還有呢?”,蘭說,老人就這樣不斷地講著,滿倉的谷,夠老人說好幾天了。 應該說這個故事是糊弄人的,我並沒有被糊弄的感覺,壓根兒也不知道什麼叫糊弄,這個故事無疑填充了我的童年,給寂寞塗了一層說不明的色彩。

| 14th Jul 2012 | 一般 | (3 Reads)
Betty and Bob brought back blue balloons from the big bazaar. Betty beat a bit of butter to make a better batter. Betty better butter Brad's bread. Black bugs' blood. Brad's big black bath brush broke. Bright blows the broom on the brook's bare brown banks. Brisk brave brigadiers brandished broad bright blades, blunderbusses, and bludgeons - balancing them badly. Betty Botter had some butter, "But," she said, "this butter's bitter. If I bake this bitter butter, it would make my batter bitter. But a bit of better butter -- that would make my batter better." Bob bought a big bag of buns to bait the bears' babies. Bill's big brother is building a beautiful building between two big brick blocks.

| 23rd Jun 2012 | 一般 | (3 Reads)
時間悄悄的在流淌,此時,聆聽著歌曲,讓飄飛的思緒也不再穿梭與繁忙裡。靜坐在自己的天空,情落紅塵,沒有修飾,不再折騰浮躁的心情,一片寂靜。 此時的我,只有心臟還在體內跳動,靈魂卻已經與歌曲裡沉醉,那久違的心悸。萬般無奈的歌曲在耳邊裊繞,那癡狂的深情,一聲聲的歎息,揭開我內心上的溫柔,與音樂的感染下,拉上時光的風,睡在紅塵裡,酸楚連連,難說恩怨。 聽著歌曲,想著往事,自己的付出究竟有多少的幽怨和喜悅,只是回味那曾經的美麗。我知道,此時面對曾經的一切,我的沉默和淡然,蘊涵著我多少的感歎,同時也在鞭策著我在現實裡成長、成熟。 激情的歲月,伴隨著青春,已經消失在紅塵裡,只有夢裡才相望,那逐漸模糊的日記,記錄著淚水揉痛的記憶。 多少次,驀然回首,我很想再去看看那年輕的容顏,可是卻已經灰塵覆蓋,找不到了北。看看自己一路走過的軌跡,我知道當寂寞襲來的時候,依然獨自泡在歌曲裡悄然的哭泣,和著鍵盤訴說心語,書寫心底的憂傷,寄托明天的希望。 或許我一路的風塵,身心的傷痕,只有自己知道、知曉;我的掙扎、我的煎熬、我的矛盾、我的無奈、也只有自己瞭解、理解;我的消瘦、我的彷徨、我的害怕、我的憔悴,也只有我自己心疼、心痛;我有多少真心、真誠,撒發著多深的柔情、溫情,也只有我的文字在記錄、發洩、傾訴,在懂得珍惜、懂得安慰。 此刻立在窗前的我,忘記了優雅,忘記了矜持,拋開了現實,拋開了過去、現在、將來,只是沉醉在歌曲裡,在這個秋日,任憑自己的心在秋上合成了愁!

| 16th Jun 2012 | 一般 | (3 Reads)
香煙 扎根明代。 吸上一口, 比神仙爽快。 幔紗般的飄帶, 象霧一樣散開。 解憂提神、增加思考、祥和氣氛, 使那交際的友誼長在。 說你有害, 要把你戒, 戒得你——越來越多高檔的品牌。 焚燃了自己, 讓人們歡樂開懷。 陽曆:2011/7/17

| 5th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雪過後的天空,陽光絢麗多彩,溫暖我心。 風過後的地面,菊花滿地成殤,觸目驚心。 白天如此漫長,漫長到我感覺不到時間的走動;夜晚如此短暫,短暫到我不敢安心的睡覺。 不知從何時起,如此的喜歡黑夜,孤單落寞被黑夜包圍,憂傷無人可見,我如此的逃避,如此的心安。眼淚無聲的在黑夜中滑落,才明白心是如此的疼痛,思念無處可依,悲傷無法靠岸,自己緊緊的抱著自己,給自己些許溫暖,溫暖疼痛的心,溫暖孤單的靈魂。 曾經熟悉的名字,變得如此陌生,曾經的歡聲笑語,塵封在久遠的記憶裡,不敢碰,一碰就碎。曾經溫暖的問候,變得如此冷漠,曾經的溫柔相擁,鎖定在遙遠的時光裡,不敢想,一想就疼。 遇上你,是我的宿命,還是我的劫難?我那麼固執的跟著你,那麼固執的相信你,那麼固執的讓你懂得如何去愛,總以為自己用力的抓緊,你的心會停留在我這裡,可最後你依然獨行,依然不懂愛的苦與幸福,不懂我的清心。你說我的愛太過自私,我說我的心裡只有你,遇上你,是我前世回眸換來今世的幸福,還是我前世回眸不夠換來今世不能靜守的苦? 歡喜的,像和煦的片片暖流;悲傷的,像飄下的片片落葉;回憶的,摻雜著片片幸福與痛苦,遺忘的,是回不去的旅途。 我躲在自己的世界裡,看天空,看雲彩,那裡沒有憂傷,沒有心疼,那裡藏著我想要的幸福,那裡藏著我的春暖花開。我不敢看雲彩背後那張溫暖的臉,卻總是忍不住想要看清楚,相遇,是一場美麗的神話,還是另一場華麗的心傷?我能住你心裡多久?你又能陪我多久? 面對你,我總是如此的小心翼翼,害怕一不小心傷了你的心,痛了我的心,我偶爾只想要一句溫暖的語言,融化我微涼的心房;我偶爾只想要一個淺淺的擁抱,緩解我疼痛的心臟。 煙雨紅塵,誰能看穿;滾滾紅塵,與誰擦肩。 寂寞紅塵,誰憐我心;淡淡紅塵,與誰廝守。 俗世紅塵,誰愛了誰的心,誰的幸福傾城傾國。 俗世紅塵,誰傷了誰的心,誰的悲傷逆流成河。

| 1st May 2012 | 一般 | (3 Reads)
炎夏已逝。溫差加劇,秋雨漸涼,催熟了孕育一夏的田野,傾情獻上一個豐收的秋天。歷過酷暑煎熬的人們,攢足力氣,忙碌於野;沉甸甸地挑回筐筐果實,晾曬在自家屋頂,描摹出一幅幅露天的豐收畫圖,裝點鄉村,展陳秋天。 一地玉米,挎著飽滿的棒穗兒,高傲地挺直了腰桿。一枚枚掰下,扯開緊裹的苞葉,那金黃的果實便閃亮眼前。忙碌一日,一筐筐、一袋袋玉米,便沾著汗珠,被肩挑背扛上了屋頂。唰地一聲,攤將開來;既而堆成金黃的小山,映照著農人燦爛的笑臉。不出幾日,家家屋頂皆是金黃一片,以待風乾之後,裝囤歸倉。 簇簇花椒,綴滿枝頭。地邊、河岸,遠遠望去,如是騰起的朵朵紅雲,煞是可愛。一家老少,挎起籃筐、拿著鐮刀,聚於樹下,或爬上枝頭,或登凳攀高,極力採摘花椒;即使被針刺扎得出血、麻疼,也毫不顧及。半月下來,片片紅雲皆被採摘下來,移至了屋頂。 響晴的秋日,陽光正艷。潮濕的花椒被薄薄地攤開在屋頂,接受曝曬;中午,撩翻一次。午睡過後,登上屋頂,一股衝鼻、微麻的花椒香氣,和著午後陽光的火辣撲面而來。蹲下一瞧,粒粒花椒已然裂開了小嘴兒,吐出黝黑的籽兒。此時,便可端起簸箕,坐在房角的樹蔭下,一遍遍仔細地簸出花椒殼兒和籽兒,裝入口袋;殼兒可出售,籽兒可搾油,換來農家部分收入。 高大的核桃樹上,翠綠的核桃隱在葉間,高掛一樹。扛起長竿,爬上枝椏,“啪啪”一陣狂打,一顆顆核桃應聲而落,墜落田地、草叢、河溝,引著撿拾的人們四處尋找。一陣忙活,一樹核桃便被掃蕩一空,裝筐回家;褪去綠皮,一筐白白的核桃果,便晾在了屋頂。 滾圓的核桃,顆顆擠靠,晾曬在屋頂一角。日曬、風吹,水份漸逝的核桃,開始不再那麼老實。稍不注意,它們便藉著風起的力量,調皮地在屋頂亂滾、亂竄,散落開來,不得不重新歸整。幾經折騰,核桃已然乾透,用手一劃拉,嘩啦啦響聲清脆;砸開一顆,將暗黃的仁兒放入口中,細細品嚼,香脆可口。曬乾的核桃,此時便可裝入口袋,哄饞嘴的孩子歡心,或等出售。 黃豆、綠豆、紅豆,豆莢鼓鼓;高梁、谷子、黍子,彎腰低頭。那些插於田間的稻草人,也即將功成隱退,那留存的飽滿,便是其最大的功勳。拔下乾枯的豆秧,摘下熟透的豆莢;收割低垂的穀物,摘下沉沉的谷穗,分類、分晾在屋頂。 烈日下,豆莢漸干。側耳傾聽,依稀還可聽見豆莢暴裂的輕響,接著蹦出顆顆豆子,或跳入豆莢,或滾落在地。輕輕敲打,接連不斷的叭叭聲中,豆莢裂開,豆子出殼。用簸箕簸出豆莢,黃豆、紅豆、綠豆,便色彩明快地曬在了一旁。那些穀物,已經風乾、輕飄,現出粒粒果實,等待脫粒,令人激動。 堆在屋頂的玉米,經過個把月晾曬,愈顯金黃,只待裝囤。喊來一家人,有的扶囤,有的裝玉米,一會兒時間,一個或是兩個高高玉米囤便樹在了屋頂中央。放眼望去,那透著金黃的高粱秸囤、或是光亮的鐵皮囤,就如是主人家的一種榮耀一般,引來鄰里聲聲稱讚。巧手的婦女們,此時會將紅薯煮熟、柿子削皮、南瓜切塊,放在玉米囤頂上,曬成易保存的紅薯乾兒、柿子餅兒、南瓜乾兒,備著在冬天美食。 還有,火紅的大棗、辣椒;誘人的花生、板栗……整個秋天,整個屋頂,就這樣一刻不閒地輪番晾曬著農家一秋的收穫與喜悅,晾曬著農人一年的辛勤與汗水,晾曬出一個五彩紛紛、豐收殷實的鄉村金秋! 文章來源:五隊在線的BLOG |心的強健與寧靜 | 李蘭的BLOG |郭郭的BLOG | 分貝毛毛蟲的部落格 |傳媒不肖生 朱學東 | 春天雪花飄 |檸檬香的BLOG | 胡慎之&心理空間 |道家子弟 |

| 27th Apr 2012 | 一般 | (4 Reads)
一連發了幾條短信給你,如泥牛入海一般毫無消息,我決定就在這街邊等你,順便考驗一下我的毅力,看看站著能否入靜,檢驗一下多日以來的功力。 我來回踱著步子,就這樣悠哉游哉地等你,看著路人行色匆匆,每個人的表情都有點過於凝重,是什麼讓她們放棄欣賞我這樣一道絕佳的風景?管你能來不能來,我依然如故等在這裡。不是要祈求什麼,也不是非要讓你知道。原因?我自己也有點說不清…… 邊走著七星八卦方位,邊口中吟誦“多情自古空餘恨,好夢由來最易醒……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不知何時引來幾個頑童,學著我的樣子唸唸有詞,哎,小小年紀就知道好學上進,前途不可限量啊!依稀又看到自己兒時的影子…… 一個時辰過去了,我仍是一襲長衫飄然若仙悠閒地等,不管你會不會報以輕蔑一笑,或是根本就沒有在意,那又有什麼關係呢?我只是做我自己。佇立街頭任風從身邊吹過,衣襟隨風飄起,就讓狂放不羈的風梳理我那本來就很飄逸的頭髮…… 已經是春天了,小草披上了綠色的新裝,桃花已是開滿枝頭,花期晚點的也積極準備好了含苞待放,馬上就是群芳爭艷陽光明媚的三月天了。而我卻害怕這無邊春色的到來,只因惜春卻怕花開早的心態,更怕面對那滿地的落紅徒增感傷,請不要說花兒謝了還有果實的話安慰我,因為這花、這果實,已非去歲的那花、那果實,更不肖說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 “佛氏不著相,其實著了相……無適也,無莫也,義之與…比……”已經念了好幾遍,《唐詩三百首》也基本默了一遍,下邊該背《宋詞》了,《宋詞》背完再背《元曲》,《元曲》再背完就該是《三國演義》、《嘟嘟和巴豆》、《水滸傳》和《貝貝熊》了…… 如果你還不來,應該是第三天早晨了,本人的僻谷尚未練成,我必須去吃點東西了,否則會暈過去了…… 文章來源:Xiling-彩妝與藝術公館 |The Walk-Through | 好運乾坤 人生無為__佛鴿 |章立凡的風雨讀書樓 | 盧悅盧悅的BLOG |《藝術創想》雜誌互動空間 | 幸福時光的BLOG |我們的《幻想1+1》 | 7nows |香草咖啡00的BLOG |

| 20th Apr 2012 | 一般 | (4 Reads)
【接吻魚簡介】    helostoma temmincki    接吻魚又叫親嘴魚、吻魚、桃花魚、吻嘴魚、香吻魚、接吻斗魚等,在分類學上隸屬於鱸形目、吻鱸科、釘嘴魚屬,以魚喜相互「接吻」而聞名。實際上,不僅異性魚即使同性魚也有「接吻」動作,故一般認為接吻魚的「接吻」並不是友情表示,也許是一種爭鬥。體色淡淺紅色。其英文名為Kissing fish,意為接吻魚,上海的熱帶魚愛好者常用中英名合稱為Kiss魚。    原產地:泰國、印度尼西亞、蘇門答臘。    習性:性情溫和,無攻擊性,能混養。    水質:不苛求,但最好略帶硬性的水,PH7.0-7.5。    體形:接吻魚的體長一般為20~30厘米。身體呈長圓形。頭大,嘴大,尤其是嘴唇又厚又大,並有細的鋸齒。眼大,有黃色眼圈。背鰭、臀鰭特別長,從鰓蓋的後緣起一直延伸到尾柄,尾鰭後緣中部微凹。胸鰭、腹鰭呈扇形,尾鰭正常。身體的顏色主要呈肉白色,形如鴨蛋。接吻魚適宜生活的水溫為21~28℃,最適生長溫度22至26℃,喜偏酸性軟水。能刮食固著藻類,刮食時上下翻滾,極為活潑,接吻魚性情溫順,好動,宜與比較好動的熱帶魚混養。 接吻魚其他還有一種呈淡青色的品種,不過並不多見,而水族市場上銷售的另一種呈心形的種類則是它們的人工改良品種,使其形體更具吸引力。    飼料:貪吃,主要的食物是冷凍鹵蟲,蚯蚓也喜食。對鮭鱒魚卵尤其愛好。    價格:1~15元1條不等。    繁殖:同斗魚類的繁殖方式不同。它不吐沫營巢,而直接產漂浮性卵,浮在水面。卵呈琥珀色,如發白,則說明卵未受精。產卵量較大,每次4000-10000粒。不挑不揀好養活接吻魚游動起來十分緩慢,顯得儀態萬千,是極具觀賞性的熱帶魚。因為魚體微紅帶白好似初放的桃花,所以還有很多行家叫它桃花魚。接吻魚很容易飼養,它對水質沒有特殊要求,水溫在22-26攝氏度之間就可以,很多學生在宿舍裡用小茶杯、小瓶子也養活了接吻魚。但是由於接吻魚長起來個頭較大,建議最好選擇大一點的飼養缸。接吻魚性情溫和,成群結伴在各個水層活動,可以與其他魚混養。而且它食性雜,一點也不挑食,麵包蟲、碎蚯蚓、人工飼料,主人喂什麼,它就吃什麼。不但個頭生長快,抵抗力也不錯,很少生病。 開枝散葉兒孫多接吻魚在人工飼養條件下沒有固定的繁殖季節,而且繁殖較簡單。接吻魚15個月大的時候進入性成熟期,一年可繁殖多次。打算繁殖小魚時,可按雌雄1:1的比例把親魚放入繁殖缸內,同時兌進一些蒸餾水,刺激親魚發情。每尾雌魚的產卵過程要持續數小時,可產卵1000餘粒,有的可達2000-3000粒。由於接吻魚有吞吃魚卵的習慣,所以繁殖缸裡應該多種植一些浮性水草。    接吻魚在人工飼養條件下沒有固定的繁殖季節,而且繁殖起來也並不困難。要成對飼養為佳,並大量投食才能利於繁殖。    它們的雌雄不易區別,幼體幾乎無法辨認雌雄。成體一般雄魚鰭臀寬而長,軀體顯得細長一些;雌魚臀鰭窄,軀體寬厚,腹部微鼓。當雌魚性成熟後,腹部因充滿卵子而膨大,從魚缸頂部向下看時非常明顯。接吻魚為卵生,體外受精,一般要用體長在20cm以上的做親魚。用80×40×40cm以上的較大的水族箱進行繁殖,用5~7天的老水,水溫在25~27℃之間,酸鹼度為6.8—7.4,硬度為9—11,箱內水面上放置一層浮生水草。雄魚不停地圍繞著雌魚轉,當達到適當的位置,呈「U」形裹在雌魚的身上擠抱,雌魚產卵後雄魚立即射精。雌魚每次能產500~1萬枚卵,平均3000枚。    它的卵屬於浮性卵,漂浮在水面上層似油狀,浮生的水草可以使它們免遭親魚誤吞食。產完卵後,就可以將親魚撈出,對卵進行人工孵化。20~24小時即可孵出仔魚,2~3天仔魚能游動起來後,要大量喂灰水,否則它們就會餓死。2~3天後再喂小紅蟲3~4天,即可喂大蟲。15~20天時,要把迅速生長的仔魚分成兩箱或三箱飼養,才能保證較高的成活率。有時一窩仔魚可以成活9000多尾,一年左右達到性成熟。壽命可達6~7年。    價值:接吻魚既有觀賞價值又有食用價值,是經濟價值極高的魚類。與其它熱帶魚類比,接吻魚沒有鮮艷動人的色彩,可是仍然受到熱帶魚愛好者的青睞。這是因為接吻魚不僅具有「接吻」的絕活,而且游泳技術也相當高超,它們能在水中翻騰跳躍,猶如優秀體操運動員表演翻觔斗一樣精彩,令人拍手叫絕。    接吻魚是一種熱帶魚,它們的故鄉在東南亞的爪哇島和婆羅洲島,當地居民非常鍾愛接吻魚,常常將它們養在魚缸中,觀賞其「接吻」表演。後來,接吻魚便成了聞名世界的觀賞魚類,市場價格也一路飆升,每尾售價達100美元左右。接吻魚橢圓形,側偏、頭大、口大,胸鰭大;體色乳白稍帶淡紅,口唇和眼膜紅色。還有一部分接吻魚通體銀灰色或藍綠色,也有少數的接吻魚為白色。在自然條件下,接吻魚的體長可達30厘米左右。    接吻:如果你想欣賞一下它們「接吻」的奇觀,那你就耐心地在養有接吻魚的水族箱邊等待,便可大飽眼福。當兩條接吻魚相遇時,雙方都會不約而同地伸出生有許多鋸齒的長嘴唇,用力地相互碰在一起,如同情人「接吻」一般,長時間不分開。不過,這種「熱吻」並不是「求愛」,而是在打鬥。由於接吻魚具有保衛「領地」的習性,兩者相遇時,用長嘴唇相鬥來解決「領地」爭端,直到有一方退卻讓步,「接吻」才宣告結束。    兩魚相見時就像兩隻吸盤牢牢吸附,可以整整一下午都保持接吻的動作,用力地接觸,絲毫不顧及周圍環境的影響。可不要以為這是它們情人之間的情深款款,其實這是一種爭鬥的現象,是在為了保衛自己的空間領域而戰鬥!但這種爭鬥並不激烈,只要一方退卻讓步,勝利者並不會繼續窮追猛打,而是繼續埋頭它的清潔工作,似乎什麼也沒有發生過。所以,它們溫和的習性不會對其他任何魚類構成威脅,因而適宜於混合飼養。   儘管動物學家證實接吻魚的接吻動作可能是一種爭奪地盤的天性,但是看著魚兒情意綿綿地吻著也真有趣,所以時下有不少年輕人爭相飼養接吻魚,寓意自己的愛情也能甜甜蜜蜜。

| 15th Apr 2012 | 一般 | (13 Reads)
紐約,一個浪漫而繁華的都市,充滿著青春活力的氣息。這裡的建築,這裡的夜空,這裡街頭約會的時尚女孩都令人久久難忘。海瑞溫斯頓2010年推出的全新紐約都會系列珠寶珠寶,就描述了這個美麗的城市,用稀有珍貴的彩色珠寶,應用獨一無二的設計,揮灑這都市的熠耀華景。 每一位海瑞溫斯頓珠寶設計師與工藝師,從大自然、建築藝術、文化及生活之中汲取靈感,透過獨一無二的珠寶語彙,重新詮釋演繹,敘述著動人的故事。秉持永恆傳統的堅持,海瑞溫斯頓以全新獨特設計的紐約系列,展現於世人眼前。   New York Collection全新紐約都會系列讚頌了紐約這個繁華都市的故事,獨特的影像、活力與特色,展現海瑞溫斯頓獨到的詮釋方式,敘述這動人的故事。無論是極為稀有的蓮花剛玉(padparadscha) 所描繪都會浪漫的余霞Sunset系列;以鑽石勾勒出古根漢美術館Guggenheim Museum系列令人讚歎的螺旋建築輪廓;或是永不停歇都會夜空Nightlife系列的耀眼光芒;以湛藍藍寶石彩繪的河流Rivers系列,亦或是展現翡翠草地的中央公園Central Park系列,New York Collection全新紐約都會系列採用稀有的珍貴寶石色彩,揮灑這都市的熠耀華景。

Next